中方受降代表在審閱日方交出的日軍在華兵力分佈圖。(資料圖片)
  吳建宏(左一)接受飛虎隊老兵捐贈。張智勇 攝
  本報記者 肖軍 黃巍
  通訊員 龔衛國 餘昊龍
  八年烽火起盧溝,一紙降書落芷江。
  芷江,一個歷史悠久、人文薈萃的美麗小城。69年前,由於歷史的機緣,這個湘西邊城被推到了世界歷史的前臺。
  1945年8月21日,日本降使今井武夫一行飛抵芷江,交出日本侵華兵力分佈圖,並簽字接受關於日本投降詳細命令備忘錄,芷江因此以“抗戰勝利受降之城”而聞名中外。
  今年7月7日,全民族抗戰爆發77周年紀念日。這天,位於芷江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受降紀念館首次公佈了日本在芷江向中國投降的原始視頻資料。經電視臺播出及其他媒體報道後,芷江再次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一段視頻解開塵封歷史,再現重大歷史事件,讓世界關註。而圍繞尋找這段視頻資料,有著鮮為人知的曲折故事。
  一個“小人物”
  20餘年苦苦追尋
  在抗戰勝利受降紀念館館長吳建宏的手機上,留有這樣一條短信:“芷江人民、湖南人民、中國人民、為抗日戰爭勝利作出貢獻的人民感謝你!”這是一位曾在芷江工作過的老領導從長沙發來的,因為他知道,吳建宏為這段視頻資料付出了太多的心血。
  7月10日見到吳建宏時,他正為接待各路記者忙碌著。他個子不高,但看上去十分精神,談起芷江受降的歷史如數家珍。
  採訪是從觀看日本在芷江向中國投降的原始視頻開始的。吳建宏介紹,原始視頻完整記錄了日本投降代表下機到簽訂投降備忘錄的全過程,共20多分鐘,分為5個章節,是美國軍方多個記者從不同側面、角度,用8毫米電影膠片機拍攝的。
  播放視頻投影上,畫面是黑白的、無聲的,也沒有字幕,但比較清晰。
  視頻上珍貴畫面頻頻閃現,吳建宏即興解說慷慨激昂。
  “20多分鐘視頻,20餘年漫長尋覓。”看完視頻,吳建宏向記者講述了尋找經歷。
  今年48歲的吳建宏於1987年調到受降紀念館工作,當過勤雜工、講解員、副館長,直至館長。
  “當時紀念館資料不全,影響不大。”吳建宏說,1989年當講解員時,他感到很有壓力,很多人到這裡看了受降舊址後,都想瞭解這段歷史,觀看更多實物資料。
  “我們這一代人有責任把這段歷史重現,使有關資料更加豐富、更加完善。”抱著這樣的信念,吳建宏平時註意收集芷江受降的歷史資料。1990年,他和同事們在徵集文獻資料時,偶爾發現兩份海報。這是抗戰勝利後,重慶民眾影劇院和國泰影劇院加映新聞紀錄片《芷江受降——降使今井》的海報。
  “既然當年有這個新聞片,也就是說,這段歷史應該有視頻記載。”吳建宏堅定一個信念,反映當年日本在芷江向中國投降的視頻資料一定保存於世,一定要想辦法找到它。
  隨後近10年中,紀念館內各類歷史資料逐步豐富、完善,但更直觀的視頻資料始終未見蹤跡。
  1999年擔任館長後,吳建宏尋找視頻的願望更加強烈。他遍尋全國與抗戰有關的紀念館,但一無所獲。期間,他5次去臺灣,到了中國國民黨黨史館等,找了一些抗戰老戰士的後代,每次也都是帶著遺憾回來。
  在臺灣,中國國民黨黨史館主任邵明煌被他的精神所感動,給了他一份錄音資料,這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投降後當日的廣播資料。併為他指點迷津,可考慮把尋找的範圍擴大到美國。
  “對呀!”吳建宏想,當時美軍飛虎隊駐扎芷江,受降儀式上也有美軍代表,很有可能美國人把這段歷史視頻帶到了美國。
  “我每天都要看新聞,非常關註美國的動態。”吳建宏說,抗戰勝利60周年後,美國一些研究所、檔案館等相繼解密二戰相關文件資料,蔣介石日記都原封保存在胡佛研究所,這堅定了他的信心:視頻資料在美國。
  帶著尋找原始視頻的使命,2006年10月,吳建宏來到美國。在美國17天,他一頭扎進當地資料館、檔案館,但還是無功而返。
  歷史的機緣有時有一定偶然性。近年來,在發動國際友人幫助尋找視頻資料的同時,吳建宏開始籌備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他考慮到,芷江作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總受降地,可以通過一種表現形式,完整反映日本投降的歷史。
  2008年,吳建宏萌發了一個創意,以大型油畫的形式,把中國共產黨在山東棗莊及其他16個受降區接受日本投降的歷史場面展現出來。
  一個創意,促成了原始視頻的現身。
   一個大畫家
  中美奔波不辱使命
  “要找一個非常著名的油畫家,對芷江受降、抗戰這段歷史有鑽研的。”吳建宏決定找錢德湘老師。
  錢德湘,今年64歲,祖籍芷江,原是湖南師大教授,現和夫人譚明利旅居美國,是美國油畫原創協會的會長。
  2008年,吳建宏聯繫上錢德湘,談了他的想法,兩人一拍即合。
  2010年,錢德湘將展現日本在芷江投降的大型油畫《歷史的記憶》捐贈給受降紀念館。
  但在創作各戰區受降的油畫時,遇到了難題。“通過油畫形式來還原歷史,就要找到充足的資料。然而大陸、臺灣資料欠缺,那就到美國去找。”吳建宏給錢德湘夫婦開具介紹信,委托他們到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等著名大學、研究所、檔案館、資料室去找。並請他們儘力幫忙尋找日本在芷江向中國投降的原始視頻資料。
  2010年開始,錢德湘夫婦在美國及北京、芷江來回奔波,找資料搞創作,整整忙碌了3年。
  在美國,錢德湘打電話告訴吳建宏,美國的檔案館、資料室資料堆積如山,找尋一個視頻資料,那是“滄海一粟”。
  費盡周折,吳建宏通過一個很內行的朋友提供的思路,找到了查找資料的特殊技巧,然後告訴了錢德湘夫婦(採訪中,對方稱細節不便透露)。
  “吳館長,你的夙願終於實現了。”去年5月的一天,錢德湘夫婦興奮地從大洋彼岸打電話給吳建宏,說他們在美國國家檔案館,找到了20多分鐘原始視頻。
  吳建宏告訴記者,聽到這個電話,既非常激動,又忐忑不安。“我怕他們找到的不是反映芷江受降的視頻,日本在芷江總投降後,又分別在全國各地投降,有可能是其他戰區的。”
  錢德湘夫婦是拿美國綠卡的,在美國要住半年才能回國。為了儘快看到夢寐以求的“寶貝”,吳建宏催著錢德湘夫婦把視頻資料通過電子郵箱、特快郵件或其他途徑發給他。
  “錢老師說,為了對這段歷史負責,對祖國負責,還是親自送來,通過特快郵件怕輾轉萬里中途丟失,通過網上發來又怕泄密。”吳建宏說,錢德湘夫婦為了保證資料安全,考慮得十分周到。
  去年10月,錢德湘夫婦從美國坐飛機回國,專程趕到芷江,將視頻資料交給吳建宏。為了防止損壞,視頻資料是使用防震、防碰撞的多層軟包裝包裝起來的。
  “看過這段視頻後,確定是芷江受降這段歷史,我非常激動,幾天睡不著覺。”吳建宏說,這些資料非常珍貴,目前為國內唯一,錢老師夫婦功不可沒。
  一個新願景
  倡議“國寶”申世遺
  “一個沒有歷史記憶的國家,是沒有前途的。”吳建宏對記者說,選擇在全民族抗戰爆發77周年紀念日對外公佈日本向中國投降的原始視頻,就是要牢記歷史、珍惜和平,決不讓歷史悲劇重演。
  “視頻資料到我們手裡後,一是要好好保存,再就是以什麼形式、什麼方式展現在世人面前,這也是我們面臨的一個課題。”吳建宏說,“我們與中影廠合作,以原始視頻為基礎,加以受降遺址實景等,拍攝了一部《民族的勝利:1945芷江受降》的30分鐘紀錄片,目前已拍攝完畢,進入製作處理階段,爭取在今年適當時候向世人公佈。”
  “我還有一個願景,倡議把這一段原始視頻資料,申報為世界記憶文獻遺產。”吳建宏說,“ 還要請上級重視芷江受降舊址的保護,給予投入,同時要組織一個專門班子,儘快把芷江受降舊址和飛虎隊援華抗戰舊址,整體包裝申報為世界文化遺產。”吳建宏說,對湖南來講這是一份責任,對國家、對世界來講是一份貢獻。  (原標題:正義,永不泯滅)
創作者介紹

戇豆

sg62sghaj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