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奧會舉辦在即,南京那些為殘疾人、老人、兒童等設置的無障礙設施運行得怎樣?5月15日,記者跟隨南京市肢殘人協會會長、殘奧冠軍張海東等40名殘疾人組成的體驗小組,現場體驗地鐵站等重點地區的無障礙設施。
  來到南京地鐵2號線奧體東站地鐵口,坐在輪椅上的張海東撥打了牆上的“召援電話”,3分鐘內,地鐵站務員趕到,詢問了要求後,推著張海東走進了無障礙電梯。電梯內按鈕低於90釐米、有扶手、對面有鏡子,張海東輕鬆按下了負一樓的按鈕。“低位按鈕和扶手都是為了方便輪椅人士,上下有語音提示,按鈕上有盲文,鏡子可以方便殘疾人看清自己後面還有多大空間。”隨行聽取體驗組意見的南京市住建委城建處處長張步宏,肯定了此處設施符合規範。
  負一樓站廳,去往洗手間的路上得經過一個兩層臺階的坡道。望著有些陡的坡道,張海東不敢一人坐輪椅下去,只得請站務員上前協助。“這裡的細節沒有到位。”張步宏說,按照國務院2012年頒佈的《無障礙環境建設條例》,坡道長度應該是臺階高度的10倍。這個臺階至少30釐米,坡道長度應該設計成3米,現在的坡道顯然不符合規定。
  列車到站時,張海東發現憑自己無法上車:“車廂比站台高10釐米以上。我在美國、韓國比賽的時候,坐過多次地鐵,他們的列車車廂和站台是平的。不要人協助,坐輪椅可以直接進車廂。”
  進入車廂,因為沒有固定輪椅的裝置,張海東只能用手扶住立柱來穩定輪椅。站務員告訴記者,將來新開線路的列車都設有殘疾人席位,位置上設卡子,可以固定住輪椅。
  17日下午,記者探訪的南京新街口的地下通道和大型購物廣場,缺乏無障礙通道、盲道破損、地面過於光滑是普遍存在的問題。東方商城附近的商鋪和銀行,門前臺階最多有6層,附近也沒有坡道,對肢体殘障人士來說顯然“門檻”太高。在華僑路、中山路一帶,有的地方盲道殘缺,有的地方盲道被各種車輛霸占,盲人果真在上面行走,必定“步步驚心”。
  除了硬件設施,軟件也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41歲的盲人宋磊常會坐公交或地鐵出行。他說,南京一些地鐵站綠色通道很人性化,朋友送他出站,可以與自己一起從綠色通道出來。但有的卻不能,比如仙林羊山公園站,有次朋友陪同他一起出站,工作人員讓朋友從正常的出口出,然後再到綠色通道接他。“朋友是幫忙的,繞一圈再過來接我,但很不方便。”宋磊說,南京地鐵規定盲人可以帶導盲犬進出,對於普通家庭來說導盲犬的成本太高,如果陪同人員可以和盲人一起進出綠色通道,更人性化。
  盲人王新則告訴記者:“每次跑到公交站台,都要問別人來的是哪路車?”他建議,公交車安裝外喇叭報站器,到站了自動報一聲車路號,方便盲人乘車。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學生曾通過實地走訪繪出南京“盲道地雷圖”,而過了一年後再回訪,發現“地雷”不僅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這其實反映出城市無障礙設施缺乏長效管理。這次肢殘人協會體驗組來到河西的一家大型醫院,也發現無障礙櫃臺被幾台自助掛號機擋住了去路。據瞭解,院方覺得無障礙櫃臺利用率太低,就把它們閑置了。
  “有的無障礙設施也許使用率並不高,卻是文明的標誌,是鼓勵更多殘疾人走出家門的動力。”張步宏說,因此,無障礙設施不但要建好,更要管好、用好。
  據瞭解,無障礙環境建設和管理涉及住建、民政、殘聯、工信、老齡委、城管等部門。對後期管理,國務院法規沒有明確各個部門的職責,實際操作時就很難界定職責範圍。近幾年來,南京共投入數億元修建無障礙設施,但由於管理沒到位,很多道路需恢復盲道,多處無障礙設施需整改。
  張步宏呼籲,一座城市的管理水平和文明程度,殘疾人能否自由安全出門並能較為獨立自主地生活是一個標準尺度。我省應根據國務院《無障礙環境建設條例》,進一步明確執法力度尺度、懲罰條例等細則,對故意不執行法規的對象要出台具有威懾力的懲罰措施,有了執行力,才能讓特殊人群真正暢行城市。
  本報記者 唐悅 梅劍飛 張晨
  (原標題:無障礙設施,建好更要管好)
創作者介紹

戇豆

sg62sghaj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